4月底

2020-07-20 01:09

建办公楼的工程款17年未付清

日前,武冈市一个读者向本报投诉,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城步法院”)欠他工程款17年了,至今还未还清。4月底,记者前往城步就此进行了一番了解。

法院透露自己苦衷

2008年,城步法院又花巨资1000多万元搬迁到县城的北面,陈同荣垫资所建的原法院大楼也以200万元被卖掉,新的办公楼建成使用又已经多年了,但城步法院还是没跟他结清工程款。

武冈市八一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同荣向记者反映,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城步法院修建办公楼,楼房面积为1060平方米。1996年,城步法院将办公用房的二楼以下尾欠工程发包给他,先由他垫资修建。工程验收合格后,经审计工程款为673286.84元。城步法院在1997年共支付18.38万元,尚欠他48万多元人民币。当时城步法院给他写了一张结算清单,并写明欠款按银行同期利息计算。

但17年过去了,城步法院至今没还清他的工程款。陈同荣告诉记者:他也是东拼西凑向信用社和亲朋戚友借钱才把工程扫尾,本想拿到工程款就可付清材料款和农民工工资,现在十几年了,尽管每年凑点钱还,但现在他还欠十几个农民工工资,光城步儒林镇李立球的材料及农民工工资就有8.7万,每年过年时,农民工就来要钱,他都没法过年。有一个农民工叫殷绪英,当年邀了村里几个人到陈同荣承建的法院工地做工,因陈无钱付工资,殷对喊来的同伴也没法交待,已经在广东那边打工十几年了,不敢回家。因欠了武冈市转弯信用社20万元,陈同荣还被信用社起诉到了当地法院。

李林表示,法院作为执法机关,对所欠债务决不会赖账。这些债务之所以拖这么久,并非法院不想一下还清,而是因为法院是行政机关,并不产生效益,各项经费都是专款专用,也很难有钱用来还债,尽管如此,他们每年还是想尽各种办法筹钱还了一部分债。

李林告诉记者,政法机关基础设施建设由于投入不足,欠债是个很普遍的现象,不单单是城步法院一家,据他了解,邵阳很多法院都欠了账,城步法院的欠账数额还不算多的。针对这一情况,2009年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政法机关基础建设所欠债务由国家化债资金专门予以解决。城步法院早就通过县财政将所欠债务如实上报,申请国家财政专项化债资金,但国家的化债资金目前尚未到位。国家的化债资金计划3年内化债完成,今年可能第一批计划会下来,到时化债资金到了县财政,法院就会通知债权人。

制图 杨滨瑞

法院院长李林告诉记者,城步法院的确欠了八一公司工程款,但1998年至2005年,已经陆续向八一公司支付了工程款18笔,共计274950元,至今尚欠工程款212536.84元。修建原法院办公楼不光是欠了八一公司的,还欠了其他人的工程款100多万。

法院旧债未还又添新债

4月底,记者来到城步。城步法院坐落在县城北面行政中心的旁边,办公楼很是气派。

李林介绍说:由于老办公楼审判厅少了,加上达不到上级要求的审判厅和办公楼分离的条件,2004年,城步法院向上级申报了新办公楼的建设项目。2008年,位于城北的新办公楼建成了,法院搬进了新办公楼。老办公楼卖了的钱也花到了新建办公楼上,新办公楼造价1000多万元,在新办公楼的项目上,法院又有欠款300多万元。新债加旧债共欠45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