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个别乐迷不冷静在台下骂得很难听

2020-06-15 16:54

爆料一出,引起了很多网友的讨论。对此,有媒体联系了迷笛学校校长张帆,他回应称,的确有十余名学生被带走,不过对于这些犯错的学生,学校也给了他们极大宽容:“我们盼望他们尽早回归学校,继续学业。”他也告诫学生们不要接触毒品,“只有音乐才是解药”。而关于被抓学生们的现状,张帆称不知情,但他盼望学生们能尽早归来。

唐小姐几乎将五一小长假完全用在音乐节上,1日在迷笛、3日到草莓。作为音乐节的常客,她明显感到这两年音乐节的变化,“现场的观众越来越多,赞助商也越来越多,这个市场越来越好了。”当然唐小姐也有不少吐槽,“今年的迷笛有点远,大家都说绿色出行,但公共交通确实不方便,下了公交车还有四站才能到现场,摆渡大巴车很慢,也挤不上去。门口就一条路,散场的时候大巴车很难开出来,我是步行到公交车站的,一些坐大巴的朋友回到家已经凌晨1点了。厕所真的太少了,我排队上厕所用了俩小时。”

“这一次的经验和教训很深刻,”作为中国内地首个音乐节的缔造者,张帆这句话说得很郑重,“我们的音乐节发展至今,与国外音乐节差距还很大,国外音乐节已经有四五十年的历史,今年迷笛是第15年。希望大家给我们时间,我们会改进,让大家堵在路上这事以后再也不会在迷笛发生了。”

乐队在舞台上追打导演、狂风吹停了张曼玉的演唱、公共设施不完善遭吐槽……“五一”期间的音乐节在一种隐约的不欢而散的味道中落幕。“我代表迷笛音乐节向第一天排队等大巴的观众们道歉。”这是迷笛音乐节掌门人张帆校长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的第一句话。而采访的最后一句话是“让大家堵在路上这事以后再也不会在迷笛发生了”。

“先跟排队等大巴的观众们道歉。公园出口的路很窄,我们此前预判到了交通问题,但最终没争取到单行线的规划。第一天散场时有三四千人,路两边还停了不少私家车、黑车,大巴完全开不动。工作人员跑到路两头疏导,一直到晚上两点才终于让所有观众离开。”有网友说,现场没有工作人员、校长消失了,其实张帆当晚一直在现场指挥,亲自送上车的乐迷有上千人,“两点把最后一班车的二十多位乐迷送走后,我们就开了紧急会议,调整第二天的交通方案,把门口的双车道改成单行线,只允许车出、不能入,让这条路成为大巴停车场。第二天演出10点散场,到最后疏导完观众,用了一个小时。”

音乐节狂欢之后紧跟着的必然是吐槽,除了观众,音乐人也有话要说。独立音乐人李志在微博上对他参演过的音乐节进行了一系列吐槽:“某音乐节。早上九点抵达场地,在休息室等了12个小时,被告知只能演三首。”“某音乐节。演出前一天我想去场地看看,了解情况,被告知工作证只能在演出当天使用。于是我和鼓手买了两张票进了场。”“某音乐节。主办方未能按合约支付演出费,拒绝演出,临时在附近酒吧做免费演出。不料被人说我‘临时加价未遂,导致拒演’,说我‘得理不饶人’,说我‘忘恩负义’……最可恨的是,面对现场观众的质疑,主办方居然说音乐节改在酒吧演了。”“某音乐节。主办方某工作人员(我朋友)要了三万回扣。”“某音乐节。上场前主办方和我说‘时间有限只能唱20分钟’,演了一会儿又告诉我‘按正常时间演’,过了会儿又说‘时间充裕,想怎么演就怎么演’,五分钟之后说‘李老师你可以下场了’。我呵呵呵呵。”

11月25日,有网友爆料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迷笛学校被警察突袭尿检,不少学生被警方带走。

网友吐槽迷笛的另外一个焦点是现场垃圾多、厕所少。“签订垃圾清运和卫生间打扫由公园方负责,但当地团队没有经验,第一天有30个环保工作人员但仍旧不得力,垃圾和厕所都没有及时清理。第二天,我们就从外边调来专门的清洁队伍,还加了40个移动卫生间,现场最后一共有100个移动厕所。”今年五一小长假的天气状况不稳定,更是户外音乐节的一大挑战。“对户外演出来说,舞台顶棚兜风是灾难性的,对此我们有经验,预判很重要。最后一天有大风,下午4点时舞台总监通知各舞台摘掉雨棚,最终得以保证当晚的演出顺利完成。”

爆料微博称“昨夜的迷笛学校似乎很不平静,据一些在校朋友称,来了七八辆警车,三百余人接受尿检,不少受检人员被带走。”

“交通、厕所这些不完善我都能忍受,我想看到的艺人看到了,这个体验是最重要的。”令唐小姐不高兴的是,草莓音乐节最后一天因大风提前喊停,“当天风确实大,但做户外音乐节,风雨等天气因素都应该考虑进来吧。晚上张曼玉唱了两首歌,台子被吹垮了,后边的演出就都取消了。我来草莓是看him乐队演出的,结果没看到,也没处讨说法。”

谈及迷笛第一天后海大鲨鱼乐队成员在舞台上追打导演一事,张帆表示以前也发生过歌手唱高兴了强制停下来会不爽的情况,但还没出现过打人的。“我们有五个舞台,每支乐队登台前都会提醒大家要遵守演出时间,因为音乐节有严格要求,必须10点结束,在国际上各大音乐节也是完全准时的。乐队演唱延迟提醒无果,导演才会上台拉闸,乐队打人在先不对。听到个别乐迷不冷静在台下骂得很难听,导演在最着急的时候欠冷静竖中指,这也应该反思。迷笛音乐节三年后重新回归海淀,大家应该珍惜,乐迷、工作人员、演员之间应该彼此多宽容,理解尊重对方。音乐节文化提倡的是和谐美丽的生活,不是谩骂和殴打。如果那样,不是乌托邦,而是乌合之众,这不是我的初衷。大家都应该想想,我们来音乐节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发泄,而是为了音乐、友好、平等、理解。”张帆还提到有人在迷笛现场高价卖水一事,“迷笛的水一直是5块一杯,但今年有乐迷吐槽迷笛现场40元一杯水,我们在第一天发现后马上逮住了那个人并罚了款。迷笛是最实惠的,我们今年请来了山羊皮乐队,并没有涨票价,是我们对音乐节整体价格的控制。40元一杯水这种老鼠屎,我们只要发现就会立刻拿下。希望大家理解迷笛,冷静分析一下迷笛要给你们什么。”

“我在国外看过很多大牌演唱会和音乐节,经常留意他们从售票到检票到散场的各类细节。试图把一些东西引进我的演出,可是困难重重。我相信国内大音乐节组织者的能力比我更强,思考比我更多,可为什么总是怨声载道?有一种说法是‘你无法满足那些不尽义务的人的权利’。我还没有想通,所以也没有办法。摇滚乐的精神是什么?自由、平等、博爱、热情……一万个人有一万个说法。这些都扯淡,涉及到钱,所有行业都一样,四个字:契约精神。主办方要执行宣传上说的每个字。观众要遵守购票前主办方给出的规则。乐队按照和主办方的合约办事。有问题找律师。有苦衷长记性。”